艺术创作需要新的觉醒,汽车设计呢?

车厘子2018-11-08 09:32:38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西方音乐之父。


大约300年前,他发明了一种音乐定律方法,将一个纯八度平均分成十二等份,每等份称为半音,这就是常用的十二平均律。


300年后,当一位来自中国的新锐年轻艺术家将巴赫的名作《十二平均律上册NO.11》呈现在一副美丽而富有深意的画作上时,我们感受到年轻艺术的新觉醒。


是的,致敬经典,创意发挥,这便是艺术新觉醒,更是传祺GA6“艺术十城巡展”的主题,令人眼界大开。



当大师经典遇到汽车工业


要与世界联系,没有一种方法比艺术更好。


这句话很有道理,因为这是德国文学家歌德说的。他写过《少年维特之烦恼》,还有《浮士德》。


因此,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意义更加深远。


事实的确如此。


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出席开幕仪式


数千年来,人们通过艺术认知世界,探寻无限可能,创造出斑斓绚丽的人类文明。


而当艺术邂逅这个工业时代的主角之一汽车,自然会碰撞出更加绚丽的火花。



近日,在广州K11购物艺术中心,广汽传祺GA6“艺术新觉醒——艺术十城巡展”华美启幕。


在经典的艺术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创意与想象,感受到了一场不一样的艺术新觉醒。


出席现场活动的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表示,作为全新展现形式,传祺GA6艺术十城巡展活动将以艺术车形象携时代佳作,走进北京、上海、重庆等全国十座时尚前沿城市,让更多消费者感受和品味艺术之美,感知中国高端轿车原创设计的魅力。


而在现场展示的画作和装饰车辆上,我们看到传祺GA6将艺术灵感与传统工业充分融合,打造出’型动派风尚座驾’,并以光影与流动之美,为新生代消费者带来全新的移动艺术感观。


创新与融合,这才是“觉醒”的本意


其实,十二平均律早在巴赫之前便已在中国存在,异律并用当时在中国音乐发展史上长期存在。


南朝宋、齐时清商乐的平、清、瑟三调和隋、唐九、十部乐的清乐中,都是琴、笙与琵琶并用;宋人临五代周文矩《宫中图》卷中的琴阮合奏,其时,琴上所用应是纯律,笙上所用当为三分损益律,琵琶与阮是平均律。


可见,南北朝、隋唐、五代,都存在三律并用的情况。明朝中叶,皇族世子朱载堉发明以珠算开方的办法,求得律制上的等比数列,第一次解决了十二律自由旋宫转调的千古难题。


在朱载堉发表十二平均律理论之后52年,Pere Marin Mersenne在(1636年)其所著《谐声通论》中发表相似的理论。


而德国作曲家巴赫于1722年发表《谐和音律曲集》(即《十二平均律曲集》),有可能就是为十二平均律的键盘乐器所著。



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致辞

所以说,中国艺术家、音乐家对艺术的融合与创新,实际上有时比西方更早、更先进。


历史就是这么巧合。在巴赫的十二平均律300年之后,中国的年轻艺术家再次用一种艺术创新的形式,呈现了十二平均律的经典作品。


没错,现代和经典,不仅仅是致敬,还有创新、还有融合,还有颠覆想象,还有不拘一格。


谈及此次创新融合,著名艺术家喻红表示,用创意嫁接艺术,以车为载体展现艺术佳品,这是一种新锐的艺术态度。


由艺术家操刀“装扮”的传祺GA6在带来颠覆体验的同时,也让艺术真正走进大众的视野,唤醒更多人心灵深处的感动。


著名艺术家喻红致辞


此次巡展展出了龙荻、吴鼎、萧涵秋与苑瑗四位新锐艺术家以大师之作——亨利·朱利安·费利克斯·卢梭《睡着的吉普赛人》、扬·范·艾克《阿诺菲尼夫妇》、克劳德·莫奈《花园系列》以及J.S.巴赫《十二平均律上册NO.11》为灵感“再创作”的新时代佳品。


这些致敬大师的艺术作品,并非简单的致敬,更有着年轻艺术家们自己的艺术和思想,我们从中看得出他们脑洞大开背后,对经典、对艺术、对时尚的把握与思考,这都是难能可贵的。



有意思的,这些新锐艺术家带来的四幅佳品不再只是平面画作,不在只是陈列在展览厅里供人观摩的作品,设计师还将其绘制在传祺GA6车身上。


当时代画作被注入了行走的活力,传祺GA6也成为了别具一格的艺术品。当工业产品与先锋艺术绚丽融合,突破想象的视觉冲击一触即发。



除了展出时代佳作和艺术车等如此直击心灵的作品,巡展还设置了创意合影互动区,为观众带来轻松惬意的小确幸,让其全方位感受“经典不高冷,艺术在身边”的美妙体验。


而这种创新与融合,不仅让年轻的艺术家们找到了创作的源泉,也找到了拓展的新视角,可以说是一种思想火花的迸发。



艺术与生活,这是汽车需要阐释的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在平常的生活中,发现美,发现艺术的气息,这是艺术家们需要做的。而这一次,传祺提供了发现美、发现艺术的舞台。


作为此次活动的主角,传祺GA6以艺术与机械完美相融之魅力,同样在竞争激烈的B级轿车市场中脱颖而出。


传祺GA6采用了光影雕塑2.0造型设计美学,整车并没有太多生硬的线条,无论是前脸、发动机盖还是腰线,都采用了相对柔美的线条勾勒。在光影的把控上,传祺GA6也下了很多功夫,整个格栅是横向的,每条有一个很灵动的转折,仿佛一件充满灵气的艺术品。


纵观中国汽车品牌史,从未有过像传祺GA6这样的汽车,能与艺术如此完美融合。凭借出众外观造型与不凡产品力,传祺GA6吸引拥趸无数,为众多消费者带来了自在从容的质美生活。



动感优雅的格调、独树一帜的艺术之美,也让传祺GA6获得了进驻广州K11购物艺术中心的入场券。


在这座全球知名的艺术、人文和自然相融合的场馆内,传祺GA6化身文化使者,展现了东西方艺术的交流融合、也展示了中国汽车品牌在世界舞台上的“新觉醒”。



工业美学设计的典范当属德国包豪斯,在汽车领域,大众、宝马、奔驰等德系品牌身上都有着包豪斯风格的体现,它不仅代表一种设计的风格,更进化为思潮和生活理念。


和包豪斯比起来,传祺的美学体系还在形成之中,但自成一家,敢于创新,尤其对一个诞生刚刚十年的中国汽车品牌来讲实属难得。


而广汽传祺用艺术的眼光构建自身的设计风格,大胆启用年轻新锐艺术家进行创新与融合,这种魄力对共同推动中国品牌汽车设计大有裨益。





往期精彩文章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