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陆作品丨“融合之路”展览的实践与思考

金大陆文化集团2018-11-07 16:45:16

点击
"金大陆文化集团"
关注我们

6月9日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金大陆文化产业集团设计施工的“融合之路——拓跋鲜卑迁徙与发展历程”展览在大同市博物馆开展。这是国内首次举办的以拓跋鲜卑民族发展史为主题的大型综合展,充分展示了拓跋鲜卑从起源地嘎仙洞开始,经呼伦湖,南下蒙古草原,依次迁徙并建都于盛乐、平城和洛阳,历经几个世纪发展壮大的非凡历程。拓跋鲜卑通过民族融合与文化交流,不断丰富自身,最终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展览以大同市博物馆为首站开始系列巡展,共展出各类文物378件(组)。

确定选题与策展思路

大同古称平城、云中,辽代改称大同,并沿用至今。这里自古就是多民族聚居融合之地,在历史上曾是“三代京华、两朝重镇”,北魏时拓跋鲜卑在此建都97年,大同发现的北魏和拓跋鲜卑相关的历史文物不仅数量丰富,而且精美程度也居全国之冠。目前国内拓跋鲜卑历史和考古研究热情高涨、著述颇多,而有关拓跋鲜卑通史的展览尚付阙如,以北魏文化研究为基础,联合举办拓跋鲜卑历史文化的展览就具有了现实意义。为此,大同市博物馆和呼伦贝尔民族博物院、洛阳博物馆共同策划了这场拓跋鲜卑历史展。由于参展文物多、涉及单位广、时间空间跨度大,策展难度也较大。在策划过程中,多次组织研讨会,邀请策展专家、艺术顾问、展览设计人员以及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进行商讨,认为拓跋鲜卑不断迁徙、发展壮大的历程就是学习先进、不断融合的过程,确定了突出“融合之路”的主题。根据这个思路,展览定名为“融合之路——拓跋鲜卑迁徙与发展历程”

展览的内容和呈现方式

从民族史的角度,拓跋鲜卑的历史可以分为相衔接的四个阶段,即嘎仙洞阶段、呼伦湖阶段、内蒙古草原阴山阶段、中原阶段(平城时代和洛阳时代),期间经四次大规模迁徙。以拓跋鲜卑的迁徙和发展历程为线索,从文明发展程度考虑,将大纲结构分为三个单元:“拓跋肇启”“平城隆业”“洛邑重辉”。

“拓跋肇启”追溯拓跋鲜卑的早期历史:拓跋先民在大兴安岭嘎仙洞度过了漫长岁月(图2),处于原始的血缘部落阶段,南迁呼伦湖地区生活,后经第二次迁徙漠南阴山地区生息繁衍并于盛乐建都。拓跋鲜卑早期生活方式以狩猎和游牧经济为主。我们选取骨镞、骨弓弥,再辅助桦皮器、狩猎纹骨板等图文,反映这一时期的经济形态。鹿和马在鲜卑人的生活中具有重要作用,甚至渗透到精神层面,鹿纹、马纹牌饰作为典型器物在展览中予以展示。

“平城隆业”再现拓跋鲜卑定都平城百年的辉煌岁月。这一时期北魏社会发生重要转型,拓跋鲜卑政权通过战争迁徙大量人口充实京畿地区,筑城池、修苑囿、发展生产,黄河流域迎来了较长时间的稳定和发展。北魏凭借武力维护了西域道路的畅通,保障了商贸往来,为平城经济文化、社会风尚注入了新的活力。通过展示武士俑、骑马俑、铁箭镞和马镫来表现平城时鲜卑军力的强大,这也是其统一北方所凭借的主要力量。平城经扩建和增修成为建筑恢弘、使者络绎的国际都市,平城遗址出土的瓦当、板瓦和筒瓦等建筑类构件以及墓葬出土的彩绘陶屋、陶毡帐、铺首等文物反映了都城的规模和建设。

本单元的“帝都风华”小节主要表现平城生活。17件陶俑、牛车组成的出行俑阵反映了北魏贵族扈从众多、仪仗完备的出行场景。雕饰精美的彩绘葡萄纹石雕棺床(图3)、莲花纹石灯虽是陪葬器物也说明北魏贵族生前的安逸奢华。铜鍑、鐎斗、陶磨、陶碓、陶井、陶仓、陶灶、釉陶劳作俑、饮食器、陶牲畜,各类生活类器具林林总总,既有反映拓跋鲜卑草原民族遗俗的铜鍑和鐎斗,也有反映中原定居生活的磨、碓、仓等粮食加工和存储器物。彩绘陶俑、釉陶俑及各种簪、耳环、项链、手镯等配饰,反映鲜卑人的质朴生活中不乏精致的一面。

北魏统一北方,打通了西域的交通,加剧了物质和文化的交流,异域风情的土特产品、工艺技术与音乐、舞蹈、美术等元素通过丝绸之路融入到平城生活,平城佛教也迅速发展,造像兴盛、佛寺恢弘。“丝路明珠”这一小节再现了平城政权与西域各国的商贸往来、文化传播及宗教艺术的交流。

“洛邑重辉”讲述孝文帝将都城迁至洛阳,掀起了规模巨大的汉化运动,推动了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洛阳城商胡贩客众多,天下之货悉备,一派繁荣昌盛景象。崇佛之风盛行,寺院遍布城内外。洛阳成为北朝时期民族、文化、宗教、艺术融合的熔炉。本单元重点展示了北魏洛阳城阊阖门遗址、杨机墓、王温墓和永宁寺的出土文物。

展览的设计与实施

陈展方案设计以嘎仙洞场景作为开篇,以拓跋鲜卑迁徙路线为轴线,在表现形式上以写实和写意交融的创作手法,利用多种手段有层次地升华陈列内容,由外入内、层次递进地诠释展览的情感内涵;合理运用文物、影像、色彩及科技设备,最大限度地利用展示空间;运用多元化陈列语言和表现形式,引发观众的参观兴趣。

重点亮点一:复原嘎仙洞场景,利用多媒体还原拓跋鲜卑早期生活状况。民族起源之地的嘎仙洞,是需要重点展现的内容。当观众步入嘎仙洞,一侧的展柜陈列着洞内出土文物,靠近洞口的石壁上凿刻着北魏太武帝太平真君四年(443年)派中书侍郎李敞来此祭祖的石刻祝文,从洞口向外看是利用多媒体展示的洞外景象,表现狩猎、捕鱼等一些生活方式,动静结合。嘎仙洞的内部保持一定的弧度,做到最大视野融入范围,增强观众体验,营造仿佛置身于嘎仙洞中的效果。

重点亮点二:利用大型背景画衬托气氛,虚实结合的手法更全面展示了北魏时期的繁荣,表现手法新颖,赋予陈列空间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洛阳出土的杨机墓俑阵放在3米的平柜中展示,背后的展墙以层叠排列的陶俑照片作为背景,表现庞大威仪的出行仪仗队列(图4),既强化了展示的效果,也解决了缺少洛阳时期此类题材壁画的问题。

重点亮点三:拓跋鲜卑族迁都平城这一重要历史节点,利用明堂模型辅助平城营建的三维动画投影,还原当时城市布局。为了展示拓跋鲜卑族变迁的完整性,从前后的呼应和展览的节奏考虑,在洛阳部分增加永宁寺塔模型,与前面平城明堂模型相辅相成。

重点亮点四:为了表现平城丝绸之路贸易的场景,设计师在丝路交通往来的大幅喷绘画下方设计驼队的剪影效果,再在后边置灯光配合,展现效果良好。这一设计也用在了洛阳永宁寺佛塔的内容展示上,佛像侧脸的剪影既与内容设计相符合,也取得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重点亮点五:注重丰富文物展品的陈列样式,在单体展示的基础上强化组合陈列,因为“文物组合起来所表达的含义往往比单个文物要丰富的多”。展览中三个出行俑阵的群体展示,四组胡人伎乐俑和女乐俑的组合展示形象生动地表达了文物背后的含义。

相关启示与思考

近年来,大同市博物馆根据藏品特点,立足地域文化,以提高陈展水平、提升展览质量为主要工作,积极策划实施主题性陈列展览,和基本陈列共同构成了科学合理、有机协调的展览体系,对宣传和展示大同历史文化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在展览的筹办和实施过程中,也有一些启示和感悟。

推动博物馆学术研究、建立博物馆策展人制度是举办原创性展览的基础。一件文物由收藏在博物馆库房到运用于展览变成展品,实现从藏品到展品转变,策展人需要根据展览主题精心挑选文物,使其按照科学规律组合而形成系列,才能发挥文物最大价值,呈现在观众面前。

由单独到联合,交流办展开拓展出空间。博物馆要打破地域和行政级别的限制,开展展览交流合作,举办联展、互换展览,使本地观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不同地域的文化盛宴,也将本地的历史文化传播到办展所在的城市。

回归博物馆的教育目的和社会属性,发挥公共文化机构的作用。目前,博物馆的主要功能逐渐转变到服务公众和社会发展上,开始扮演愈来愈重要的角色。通过展览的形式让越来越多的文博展览成为城市最亮丽的文化风景,让博物馆成为城市客厅,惠及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