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法师新加坡展览圆满闭幕

百家头条APP2019-03-13 06:03:06



经国家宗教局批准,由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办的真龙法师“写意敦煌”书画展于8月18日圆满闭幕。本次展览于7月14日开幕,历时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向新加坡人民展示中国佛教文化的盛宴告一段落。

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落于新加坡市中心文化区,毗邻南洋艺术学院、国家图书馆、新加坡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众多文化机构。2010由时任国家副主席习大大奠基,2015年11月由国家主席习大大与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一道为中国文化中心揭牌。自运营以来,中国文中心不仅举办了大量的丰富多彩的活动,也打造了一批有特色的文化品牌。荣誉两国人民相互了解,沟通心灵的桥梁。

本次展览的宗旨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加强中新两国间的文化艺术交流、经济合作、政治互信”。7月14日上午十点半在中国文化中心二楼正式开幕。到场嘉宾三百余人,高朋满座,反响热烈。

展览出席的贵宾有: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王家荣参赞兼总领事,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纯一大和尚,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秘书长陈钢,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马红英主任,新加坡南山集团宋建波董事长,新加坡中国商会胡进胜会长,新加坡文化历史学者陈剑,新加坡美术总会梁振康会长,新加坡慈善家黄马家兰居士,新加坡善济医社主席卓顺发博士,新加坡湘灵音乐社丁宏海社长,新加坡艺术协会赵振强会长,新加坡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吴秋赞,新加坡现代画会前会长林俊能,新加坡鼎艺轩艺术总监、诗人舒然、崇佛林佛教中心总务李秉勲,南安会馆艺文社社长李成利博士,新华社新加坡分社记者王丽丽,烟台书协张峰副主席及中国书协会员刘少白等。另有来自新加坡政界、商界、文化界、艺术界、佛教界、收藏界及华人社团和慈善组织的各界人士三百余位,济济一堂,共襄盛举.开幕前半个小时由刘少白先生带领大家对展品一一做了讲解。






“写意敦煌”中新佛教书画展共展出真龙法师艺术作品五十八幅,其中金刚经作品尺幅最大,另展示真龙法师亲手绘制的经典紫砂壶四把。本次展览真龙法师书画作品内容丰富,总体由书法和绘画两部分组成,书法部分集中体现了篆、隶、行、草四体写经形式;绘画方面则突出工笔重彩、写意线描的表现手法;主要内容以《心经》、敦煌菩萨、禅宗祖师为创作题材予以发挥。



真龙法师在接受新加坡佛教媒体的采访中说道“《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云:“菩萨剥皮为纸,析骨为笔,刺血为墨,书写经典,积如须弥,为重法故。”在中国古代,很多佛教经典都是用手抄写的,寺院会雇佣寺工抄写佛经,一为流传,二为寺院收藏。尤其是敦煌,那里曾发现了大量的手抄经卷,并形成了规模空前的藏经库。可见,历朝历代的寺院和出家人,都把抄写佛经作为一种弘扬佛法的方式。而这,也正是真龙法师学习书画的缘起之一。法师说,他以书法抄写佛经,是在出家以后,除了想要继承与传播佛法外,也是为了自我修持。因为有时候,人不仅可以通过诵经、礼佛、坐禅、念佛、持咒来降服自己的妄念,抄经也是一种很好的方法。把自己的身心全部投入、专注在经典义理和所下的每一笔每一画上面,妄念就很难生起。”


纯一大和尚为真龙法师题写“禅意敦煌”

在谈到写经的意义及弘法作用真龙法师如是讲到:“既然要抄写,就不能乱写。为了能把佛经抄得如法如律,我临摹了非常多的汉碑、石刻、字帖,其中主要有史晨碑、乙瑛碑,还有怀素大师的《自叙帖》和近代著名书法家于右任先生的作品,这也为今后的书写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在我的书法里,有篆书、隶书、草书等多种字体,还有现在中国比较流行的‘现在书风’的书写方式。但是,出家人写书法是一种修心、敬佛、与大众结缘的方式,即使写得再好,也还是一个僧人,而不是书法家。其实,与人结缘就相当于是弘扬佛法,所以我常把佛教书画展称作‘点线构成的弘法道场’。在当今这个城市弘法、网络弘法的时代,兴建寺院是在弘法,书画艺术亦然,既能为寺院弘法服务,又节省大量的时间、金钱、人力、物力。”真龙法师认为,靠一支笔、一瓶墨、一些宣纸来抄写经句、举办展览,可以让信佛者心生欢喜,也能给非佛教徒一个接触、认识佛教的机会。

真龙法师新加坡展览策划主要成员

想要真正读懂一篇书法作品,是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的,不仅要了解篆书、草书、行书等的起源,还需要长时间对书法的学习,以及脚踏实地的大量临摹,这样日积月累,才能看出其中的精华和短板,否则便只是停留表面,看热闹罢了。

 

真龙法师由此感叹,中华传统书法、绘画博大精深,是祖先留下的宝贵历史遗产。书法最开始用于文字记录、记载历史,后来因印刷术的产生而慢慢从实用变成了欣赏艺术,尤其是近现代,毛笔逐渐被钢笔、圆珠笔、碳素笔所取代,绘画也是如此,现代人对其的欣赏,遗失得太多。但是,学佛者是应该去了解、理解书法的,因为书法“承载”着佛法。

 

现在,很多人抄经都以描字为主,但法师却不提倡这种做法,因为在描字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打妄想,这样对自身修行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倘若真想抄写佛经,法师建议先选好一幅字帖,比如王羲之的行书《圣教序》里,就有一篇非常完整的《心经》可供临摹,此外,八大山人、弘一法师所书写的经典也都是不错的选择。这样的临帖书写,才能让心真正的静下来,也许会花很长时间,但修行不是“完成任务”,而是一个磨炼心智的过程。一幅佛经书法作品,如果契合佛陀教法且符合书法法度,是很有可能传承几世、影响几代人的,因此对待佛教书法,不能草率了事,而要持严谨的态度,使之真正成为弘扬正法的方便。


识别二维码,你来做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