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与分离的矛盾统一 ——天津中加生态示范区展示中心设计思考

建筑工业化创新联盟2019-02-12 13:49:24

消息来源:新建筑

撰文  |  孙远 许悦 赵冀川

作者单位  |  CCDI渐进工作室


工程档案  

项目地点:天津市滨海新区

项目业主:北科泰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设计单位:CCDI渐进工作室

主持设计:孙远、梅扬

设计团队:万卓瑶、赵冀川、许悦、宋帅、刘思昱、孙利

建筑摄影:何震环(存在建筑)

占地面积:4 802.29 ㎡

建筑面积:3 419

设计周期:2016年1—6月

建造周期:2016年6—9月


背  景

中加生态示范区位于中新天津生态城内,环抱于南湾滨水景观带,是由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加拿大自然资源部合作共建的重点项目。该项目以中加合作开发为背景,将通过引进加拿大在低碳生态城市方面的先进技术与理念,在社区层面开展可持续、可推广的生态城区建设试点,打造国际一流的生态示范区。项目所在的中加生态示范区共11个独立地块,总建筑面积规模约5万平米,未来将呈现包含商业街区、产业集群、洋房社区、北美木制别墅组团在内的多元化城市新区。天津中加生态示范区展示中心位于这11个块地中最先开发的一块商业地块内,将成为集体验、游乐、交流、销售以及文化展示于一体的销售展示中心。

需  求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由行政主导的建设背景,本项目将是整个示范区第一个落成的含木结构形式公共建筑,将成为开启中加合作及两国文化交流的展望之窗,并将成为中加生态示范区的城市节点。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售楼中心,其还需具有整个地块商业及住宅销售的功能。经过多次交流与沟通,建筑师与业主最终达成共识,认为单一的销售功能已不能吸引客户持久的关注度从而达到销售的目的,应在建筑空间中植入更多的互动与交流场所,让客户真正参与进来,满足客户丰富的体验需求,而售楼行为仅仅是整个体验流线中的一个环节。

然而上述两种需求还不能定义建筑使用全周期中的所有功能,在示范区全部楼盘售罄后,展示属性的售楼中心将转化为服务性质的交流活动中心。在这一过程中,建筑如何完成功能的转换以服务于崭新的社区生活?这种功能的转换应以何种设计来实现?首先,展示属性侧重于向即将迁入的人们呈现新城的建筑风貌、生活环境及服务配套水平,相对较为宏观;而服务性则侧重于向已经迁入的社区居民提供一个日常活动交流的场所,成为住区的邻里中心,更贴近居民生活,相对较为微观。如何处理好从展示向服务功能的转换,引入一种良性的过渡方式,是此次设计思考的重点。

场地策略

项目用地位于两条城市主干道相交的街角处,北侧临商业用地,南侧隔50 m宽的城市绿化带临城市主干道,西侧为住宅用地,东侧跨越城市主干道毗邻建设中的国家海洋博物馆。业主最初的设想是将南端的市政绿化带设计成景观公园,经由景观公园进入展示中心。而周边现状激发出来的场地问题并非只是与南面一个方向上的联系,而是建筑与相邻各个方向的城市功能该如何对话的问题。基于这种思考,生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策略:一是将建筑整体化处理,通过不同方向的建筑入口将各个方向的人流引入建筑内部,在内部设置一个共享空间,整合城市的各种关系;二是将建筑体块打散,使来自各个方向的人流得以穿行其中,同时将人流引入建筑内部,从而消除城市空间与建筑共享空间之间的界限。

基于上述两种设计策略,设计从客观条件出发,以建筑自身需求及场地特征为判断依据。首先,业主希望引入木结构建筑体系以凸显其独特的标志性,但考虑到木结构高昂的造价,业主并不希望整个建筑采用木结构形式,因此将建筑适度地分离有助于保持木结构相对的独立性;其次,从客户体验的角度来看,建筑功能需要更加丰富多元,而化整为零的建筑空间,更能保证不同功能的相对独立性;最后,考虑到后期建筑功能的转化,无论其成为邻里中心还是商业设施,较小体量更容易满足灵活的功能需求并融入街道尺度。综上考虑,采用化整为零的方式,选择疏导人流而非阻断人流的方式解决场地设计的问题成为本次设计的策略。

为了疏导人流,打通基地南侧景观带与北侧商业间的联系,建筑体块沿南北轴切开,让出南北向的交通空间;项目用地东侧临城市次干道并遥望国家海洋博物馆,其作为整个片区的核心建筑,在投入使用后,会引来大量客流,为此东侧的体量被切割成南北两个小体量,通过体量之间的切口,引导人流从海博馆方向进入场地;而西侧封闭小区的主入口位于项目用地北侧,因此临近西侧住宅区的体块保留了相对完整的较大体量。从而在被打散的体量间形成了“T”字形的交通空间,三个体块分别被设置为展厅、销售中心和儿童活动中心。

▲ 展厅剖轴测

▲ 概念与形体生成过程分析

为柔化建筑边界并更好融入周边环境,分别对三个体块进行旋转和削切处理,如展厅在完整的矩形平面基础上切掉一个角形成入口;活动中心采用了相同的手法,经平面方位的旋转和切割后得到一个六边形平面体量;销售中心体量最大,以其平面中心为基点,体量转折成近似钝角“L”形。

▲ 南向倾斜切入的体量

▲ 北侧空间打开面向城市

在有效疏通人流之后,还需将穿行于室外空间的人流引导入建筑中,因此在三个单体之间植入一个架空平台和若干垂直交通元素,从而将分离的单体串联成一个整体。室内的空间形式和室外平台连廊有机结合,形成了一系列由室内贯穿到室外的漫游路径。

▲ 总平面 

▲ 首层平面、二层平面、三层平面


聚合与分离

建筑的整体性往往通过更完整的空间和功能布局实现,而此次设计期望寻求一种新的方式,通过体块的分离最大化引入环境,同时弱化单体空间的功能使之产生内在联系。在每个单体内部空间的设计上,简化空间构成要素,削减与场景无关的职能空间或过渡空间——如门厅、卫生间、休息室等,充分利用必不可少的结构、通道以及家具等,构成一个确定的空间场所:展厅内部的大部分空间作通高处理,以一部单跑大楼梯连接一层主入口与二层平台,楼梯既是交通空间,也是休憩场所和展柜空间。开敞空间的中心位置设计一处伞状结构木柱,八根斜柱发散至屋顶与顶部的主次梁共同形成一个矩形采光天窗;儿童活动中心室内的一半空间也作了大挑空处理,另一半则在一、二层分设儿童剧场和活动区,围绕此空间两侧对称设计两组楼梯,分别从首层穿行到二层,再从二层来到室外平台后由第二个楼梯走上屋顶;销售中心的功能相对完整,除主要的销售展场外,还补充了另两栋建筑被化简掉的门厅、卫生间、茶歇间等功能,但在销售展场和咖啡吧的设计上仍旧延续了“布景化”的处理方式。室外连廊将三栋相互分离的单体连接在一起,最终形成一个功能完整的建筑体。最终整体性的达成,是通过分离与矛盾所激起的对建筑完形与环境融合间的反向思考,而非从完形递进到局部的正向引导。

▲ 儿童活动中心室内

▲ 销售中心室内

▲ 展厅内部

▲ 南侧平台与连桥构成的廊道空间

结构与材料

如上文所述,业主要求仅展厅部分采用木结构形式,而另外两栋单体由于造价原因采用其他结构形式,因而本案面临多种结构形式并存的设计诉求。于是,其他结构形式的选择须遵循具体的功能定位和空间特点。儿童中心从空间体验的角度切入,在其中植入两个反向螺旋的弧形墙,为实现以简单的片墙围合形成空间而选用了清水混凝土结构;销售中心功能复杂,因而采用了最通用的混凝土框架结构;而连接三个功能单体的室外连廊被定义为连接三个“完形”建筑之间的“负形体”,其平面形状极不规则,因此选择了可塑性较强的钢结构。在整个项目中,结构形式的选择都依从局部空间功能。

材料的选择上摒弃了大片玻璃、金属及石材这类“冰冷”的材料,而选用质感温和的清水混凝土和特选木材,在建筑外观上营造出亲近宜人的总体感受。虽然在除了展厅之外的其他结构形式上没有采用木结构,但立面上仍植入了由木材构成的元素。木材具有很高的灵活度和可塑性,此次设计在木材的形式上作了很多尝试。在儿童活动中心、销售中心的立面上使用了纯木面树脂板的格栅,通过调节板材尺寸与安装角度制造出丰富多变的光影效果;展厅、销售中心的女儿墙上也采用了同种材料,但板材形状与安装方式与墙面格栅有很大区别,呈现出波光粼粼的质感;而展厅外墙采用加拿大红雪松外墙挂板,通过不同角度的切削体现木材的温润质感。

▲ 儿童活动中心的格栅

▲ 销售中心西向的格栅遮阳立面

▲ 儿童活动中心上屋顶的楼梯

容错性

体块分离的设计思路必然会在结构、构造、立面等设计层面导向一个十分困难的境地,即建筑不得不面对大量的交接、转换、高低错动所产生的构造难题,设计策略稍有不慎将会导致各种难以解决的问题。因而在这个层面上,本案采取了容错性较高的设计手法,单独考虑每个单体,尽量回避个体间连接处的视觉连线,减少会被解读为因“细部设计失误”而产生的误差。与此同时,过度的考虑容错性会弱化整体感,因此又通过控制材料语言,将相同的材料穿插运用于三个体量从而达成外观的整体性。

结  语

展示中心从构思到落地历时9个月,这在整个新区建设历程中仅是短暂的一瞬。建筑师不太可能在较短时间内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应对场地未来将发生的所有问题,但至少可以通过缜密的审视与思考,把周遭的问题激发出来、联系起来,通过对建筑与环境的处理化解矛盾,激活更大的区域网络,以使建筑的现状与未来得以尽可能完美的融合,这就是本次建筑实践的核心思考。作为建筑师,往往对整齐有序、理性干净的设计更加得心应手,对充满生活痕迹的杂乱无章、随机任性的设计却胸无良策。经过这次实践,我们在以后的建筑实践中将会更加注重以多元、综合的方式来营造场地中最迫切需要的日常生活情境。


详情请查阅《新建筑》2018年第2期(总第177期)


更多行业新闻,可点击“阅读原文

其他文章、报告阅读:

关于召开第三届“基于BIM的预制装配建筑 体系应用技术”高峰论坛的通知

2018年5月上海PC预制构件信息价发布

住建部发布《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建筑企业不得聘用未登记的建筑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