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视野|“公共”设计展

华水艺设微资讯2019-03-13 08:43:41

环球“公共”艺术

设计

公共艺术中的“公共”所针对的是生活中人和人赖以生存的大环境,包括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文社会环境,因此公共艺术与人、环境的关系甚为紧密。在提倡环保绿色低碳生活的时代,公共艺术该如何设计,以达到和谐共生的状态,今天我们一起去欣赏十大必看公共艺术设计作品,看看这些作品中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Ona》

随着居住在布鲁克林的艺术家乌苏拉·范·雷丁斯瓦德(Ursula von Rydingsvard)6米多高的铜制雕塑“Ona”落户于这片巨大的区域,定制的当代艺术品持续涌入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门前。“Ona”在波兰语中是“她”的意思,由50件独立的铜制部分组装而成。紧随其后,艺术家群体OpenEndedGroup制作的以布鲁克林为主题的影片也将首映,用来庆祝巴克莱中心落成一周年。这支新的影片,《全天》(All Day),首次向公众放映,而放映的地点就在入口外的露天银幕上。

乌苏拉·范·雷丁斯瓦德作品“Ona”

《穿越易北河》

尽管德国曾经有过“KunstinOffenlichen Raum” 的传统——这个德语名称近似于英语中的公共艺术这一概念——近年来预算的削减极大影响了新项目的诞生。然而在富有的港口城市汉堡,英国艺术家安东尼·迈克考(Anthony McCall)却实现了一项跨越全城的灯光装置,《穿越易北河》:到2014年3月22日前,每晚日落后,三道分别位于Spiegel报业大楼楼顶,Wilhelmsburg的高尔夫球场,和Falckenburg画廊的三组探照灯将用狭长的光束将夜空点亮,长达20分钟。在长达一年的运营中,光束将在河对岸缓慢扫描。

安东尼·迈克考作品《穿越易北河》

《晒日光浴的野兔》

从巡游全球的大黄鸭到将近14米高的木头兔子,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堪称当代雕塑界的熊孩子。他最新的作品《日光浴的野兔》,坐落在圣彼得堡的涅瓦河岸接近“圣彼得和保罗”城堡的野兔岛上,是这座俄罗斯的文化之都最受欢迎的公共艺术作品。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的《晒日光浴的野兔》


《星球》

灵感来源于艺术家的儿子,马克·奎因的《星球》是一个9米多高,7吨重,永久展出的作品。但看起来它却无比轻盈,仿若浮于空中的巨大气球。尽管批评界的态度混杂不一,但是如果只考虑到游客的因素,这仍然不失为250亩园艺精湛的花园中一处绝佳的拍照地点,使人想起生命的脆弱和美好(滨海湾金沙就在身后充当背景)。这尊雕塑也是婚庆公司选择摄影场所的最爱,没准儿是希望能够给这些想要孩子的亚洲夫妇一个吉利的开头。

马克·奎因《星球》

《工人纪念碑》

在其百岁寿辰之夜,日裔巴西艺术家大竹富江(Tomie Ohtake)在圣保罗东南22公里外的圣安德烈自治区发布了自己的最新作品。这件命名为“工人纪念碑”的抽象雕塑有11米高,15吨重,形似巨大红色绸带——抛开围绕它的争论不提——令人想起了无限的概念。因其颜色和名字象征了巴西广受欢迎的巴西劳工党((PT - Partido dos Trabalhadores),因此最开始圣保罗拒绝接受这座作品;同时又因为是由巴西最有名的女性艺术家所创作,作品落户城内的提议最终被否决。

大竹富江《工人纪念碑》

《Ark Nova》

与著名代谢派建筑师矶崎新一起,德国雕塑家阿尼什·卡波尔设计了世界第一座充气式可移动剧场,“Ark Nova”。这座音乐厅在2011年三月受到地震和海啸重创的福岛部分地区进行巡展。方舟最开始将被安置于松岛城,并在那里举办日本版的琉森音乐节。

“Ark Nova”,阿尼什·卡波尔

艺术

图片来源:信宣部

图文编辑:万青、马健、李春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