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预告:众神的遗产——十八梯设计方案展

南之山书店山长君2019-01-10 07:42:47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山长君


重庆的生长系列展最后一场主题展:“众神的遗产——十八梯设计方案展”已上线。




在系列展的前两场——重庆老地图展磁器口十年影展中,我们分别探讨了重庆的“过去”与“现在”。这一次,是时候想象重庆的“未来”了。



photo by 行者


十八梯是重庆渝中半岛的一条街,连接着繁华的上半城与破败的下半城。街的两边居住着普通老百姓,街上散发着浓浓的市井气息。人们都说,十八梯是老重庆市民生活的真实写照,是真正老重庆的象征


photo by 行者小悦


如今,十八梯也没有逃过城市建设的脚步,即将面临拆迁重建,我们虽未知其命运,却无法将其忽略。


photo by 行者小悦


面对这条教科书般的“老重庆生活样本街”,面对历史给我们留下的这份珍贵遗产,政府、学校、开发商为代表的三种不同社会角色,会对十八梯的未来有着怎样的定位与期许呢?


也许,可以从这次展览中找到答案……



展前读物下半城不存,上半城将焉附?


十八梯的空间发展自清以来延续至今,已经成为了重庆城空间文化的孤本,代表着过去“下半城”生活状态的方方面面。因而,有关十八梯的更新改造动议,经历数年,却始终未能达成最后之共识。历经一轮轮的设计案,设计主体不断发生变化:从最初的国际招标,走所谓国际化现代化设计开发路线;到之后委之以地产商,从商业开发角度做更成熟与现实的考量;再到近年来,在关注城市文化的整体社会环境下,从保护与更新的角度,对十八梯又做了重新的审视与考察。经历这一变迁的过程,十八梯本身的空间与文化特质在逐渐的清晰——从最初的只是作为一地名,到被作为商业地产开发的符号与噱头,再到实实在在关注十八梯原有的空间品质及其内涵。然而,困扰十八梯更新改造动议的关键性议题,同时也是致使设计案经历这数年不断修改的真正关键——与当代重庆城(尤以上半城)之社会与文化关联,以及在建立这样的关联同时如何又能从某种意义上延续下半城的特质,却始终未得到有效的解答。



photo by 行者小悦


十八梯之所以迷人,不仅在于它特有的山地城市蜿蜒曲折的街巷空间体验,更在于这样的空间孕育了重庆城特有的市井生活与文化。因地形之独特,一路之隔,却隔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沿较场口往“上”,解放碑代表的上半城,是当代重庆城活力与开放,乃至“现代”的高地与代名词;而顺较场口向“下”,十八梯代表的下半城,则又是重庆城朴质、多元同样活力的“江-山”生活的历史延续。面对当下城市开发话语权相对统一的语境,这样两类气质截然不同的城市生活状态似乎很难在同一空间区域中“和谐共存”。地形的阻隔抵挡不了资本的召唤,十八梯的区位价值促使两类空间气质之间的“冲突与矛盾”愈发显现,十八梯的“活力”在解放碑的语境里便被诠释为“混乱与无序”,最开始十八梯被作为城市核心区的“处女地”而得到较为彻底的替换也就顺理成章。当然,十八梯的历史与文化价值很难就这样被轻易地抹去,一轮轮的设计主体的更改与设计案的修正,也就代表了存续与更新之间不断博弈的过程。



photo by 行者小悦


在这次展出的三个设计案中,无论是一开始的“腾笼换鸟”,还是之后的“更新搭台,商业唱戏”,抑或最近的“做旧的瓶子装新酒”,实则都是在尝试解答十八梯当前所具有的三重身份之间的矛盾如何调和——“下半城”的文化代表、解放碑CBD空间拓展腹地以及“混乱与无序”的核心区城中村。三者交上了不同的答卷,也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措施,却始终没能够对前面提及的下半城文化特质的延续与上半城空间拓展之间的平衡做出较合理且满意的回应。即使是最近的设计案,相关方对十八梯的空间保护与改造进行了大量且细致的工作,却在未来十八梯的功能发展上,依然是口号式的“延续文脉”。试想,没有了蜿蜒曲折街巷里的市井生活,蜿蜒曲折的街巷本身如何去完成地域的身份认同与文脉传承?花费再大的气力完成的“十八梯”改造,装下的不再是过去的生活的延续,而是另一个“磁器口”,或是另一个“重庆天地”。


是否十八梯保持现状或是基于现状进行修缮就是最好的出路?这似乎是个难以获得唯一解的问题,即使像苏州平江路这样的示范性改造工程,生活延续与商业开发之间的平衡保持也是显得小心翼翼,之间的冲突亦未间断。十八梯能否“旧瓶装新酒”,似乎对于当代重庆城的发展,也是个合理的发展道路与选择。这样既能满足当代城市人生活的需求,又能适度存留重庆城与重庆人对于十八梯的记忆片段。然而,如何平衡好商业开发的流动性与历史记忆的凝固性之间的关系,而不使费尽心力保留下来的“旧瓶”仅仅成为了一层表皮或是一种符号,丧失掉其本身的文化特性。装在旧瓶里的“新酒”似乎就成为了关键。


既然是希望文脉得以延续,十八梯改造的实质就不再是空间本身,而是空间中承载的文化——也就是说如何使得十八梯,或是下半城中过去长期发展而来的城市文化,如何在当下新的文化语境中获得新的诠释。文化的主体——人群已经发生了改变,则文化本身的呈现方式也就会发生改变。既然过去十八梯培育了重庆城三百年来独有的下半城文化,那未来的十八梯又是否可以成为培养新的重庆城市文化之场域?纵观十八梯的历史,所代表的城市文化也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着时代的变革,其本身也在不断地适应与改变,但始终坚守其文化的独特性与活力——衙署文化、开埠文化、会馆文化乃至后来的市井文化,都是生于斯长于斯,也都是与这片土地上的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不得不承认,磁器口代表的“古镇”范式与重庆天地代表的“天地”范式,是如今两种在相应开发案中易获得商业上成功的模式。然而,这样的范式,恰恰是以流水线式的商业模式生产取代了在地化的文化存续。如若此,则又会多个古镇或是天地,却永久性的失去了十八梯乃至重庆的“下半城”,而下半城不存,上半城将焉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