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一个难以忘怀的展览——歌剧展(上)

陈履生美术馆2018-12-08 12:18:19


一个好的展览一定让观者过目不忘而久久回味;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展览一定有一个好的展览策划,一个好的策划一定有高深的文化内涵;一个有高深文化内涵的展览一定有精彩的呈现方式而散发出隽永的文化魅力。2017930日在英国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开幕的歌剧:激情,权力与政治展,就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展览。



到了伦敦,想去V&A的理由是因为每一次去都有不一样的感觉,都能够看到不同于过去的新鲜的内容,这不同于去大英博物馆。前几次去,没有发现V&A另一侧的对面是自然历史博物馆和科技馆,因此,在参观完上述两个以前没有去过的博物馆之后,又不由自主的去了V&A2018124日的伦敦,天气不好,多日阴雨。

显然,进入V&A之后就全然没有了外面阴雨的忧郁,而这里正在展出的特展——“歌剧:激情,权力与政治”,似乎洋溢着欢愉的气氛,至少它为V&A带来了一片生机。展期一直持续到20182月的“歌剧:激情,权力与政治”展,不同于许多主流艺术展的是,它并不是用具体的艺术作品来构成的一定主题的展览,而是通过展览让人们学习、认识和回味歌剧的历史和魅力。因此,这个展览沿袭了V&A在特展上一向采取的沉浸式传统。展览以时间为序,将1642年以来歌剧发展的历史做了一个全景式的呈现。展览揭示了歌剧如何与它们所创造的城市中的社会、政治和文化景观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并见证了这种曾经流行的娱乐形式如何捕捉到作曲家、艺术家和音乐家的想象力,它们像一面能够透射社会的镜子,跨越国界,激发观众。



从理论上说,什么样的内容都可以通过展览的方式在展厅中呈现,可是,有些内容出现在展厅是有相当难度的。当然,如果是一般性的展览,那怎么着都行,对于策展人来说那也是得心应手,但有些内容的展览做好了是有相当难度的,比如做一个关于歌剧的展览。因为,当歌剧离开了剧场,当歌剧艺术转换了另外的语言,歌剧离开了音乐,离开了唱腔和剧情,而剧场的空间变成了博物馆的空间,演出又变成了展出,细想想,要做一个这样的展览可能是难上加难。

如果仅仅是从展览的题目“歌剧:激情,权力与政治”上来看,好像看不出什么特点,相反,这个题目带来的内涵上的复杂性可能会导致观众的兴趣索然,因为人们难以想象歌剧的“权力与政治”,更难以想象权力与政治捆绑到一起如何用展览的方式来呈现。V&A这个展览的策划实际上是一出浅显易懂的“歌剧与城市”的历史剧,它之所以能够获得《卫报》和《旗帜晚报》等英国老牌媒体给出的五星评价,其关键是以歌剧与七大城市的切入,用严谨的展览策划通过多样化的方式来呈现,而所有的呈现方式都有着与歌剧和剧场的契合,从入场开始,从戴上耳机起步,弥漫着的历史氛围和在耳畔浅吟低唱的歌剧一样,让人们轻松地走过了历史和城市的时空。

展览策划所构建的展览大纲以歌剧发展史为脉络,其贯穿在城市之间的关联,在一定程度上也表现了欧洲城市化发展的一个过程,以及城市上流社会生活与审美的发展变迁。展览从四个世纪的七个欧洲城市为基点,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起源到现在,用展览讲述了歌剧发展的历史,又好像是一个歌剧的历史故事。它揭示了歌剧如何与它们所创造的城市,与社会政治、文化景观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体验欧洲历史的音乐,并见证这种流行的娱乐形式如何捕捉到作曲家、音乐家和歌唱家的想象力。展览像举起的一面镜子,跨越国界来看社会,以此激发观众。而呈现所调用的多样化的手法,特别是英国皇家歌剧院在合作布展中的驾轻就熟,既有大规模的舞台搭建,又有能够看到后台与布景机关的秘密,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在剧场看不到的舞台内脏。因为人们常规在剧场是面对舞台的固定的位置,而在展场人们可以绕着搭建的舞台观看内部的所有,尽管这不是歌剧的核心,可是,围绕着歌剧而看前所未看,这正是展览的方式所带动的另一种方式的呈现。这就是不同于歌剧的展览,这就是不同于剧场的展出。


无线耳机所播放的全程音乐在今天的展出中似乎是不可缺少,如果是其它艺术展览上,可能是没有必要的附加,而这个展览中的音乐跟随则是锦上添花,没有它好像不成其为关于歌剧的展览,少了它无疑是大为失色。

以一个展览看歌剧四百年的沿革与发展史而走遍关联的欧洲七座城市,深邃的思想,激情的吟唱,历史的穿越,视觉的震荡。一切有赖于V&A新开的地下展厅,名为Sainsbury画廊在地下而连接着博物馆的另一侧出口,感谢建筑设计家的精心构想而成全了一个崭新的V&A。如果仅仅是来看这个特展,或者以后来该馆看其他特展,建议从这个入口进入,因为从门外的广场到下层的空间,以及预留给咖啡厅而能够看到户外的空间,特别是进门后沿着一个并不是很大、但设计独特的楼梯入口,进入到一个完全不同于V&A其他旧有空间的新的视野,好像是为这个特展而量身定制。通往地下展厅的是黑色钢琴漆面的楼梯,它与白色的墙面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而红色的立柱则在这种反差中增加了色彩上的强烈反差,它完全不同于V&A以往的建筑空间和空间设计,或许这正是要表现今日的V&A不同于过去的地方,一切新的设计徐徐铺展开来,好像就是为了这个展览。


好的展览需要博物馆有好的空间,将就的局促往往使很多展览显得力不从心和尴尬。当然,展陈设计对于空间的规划以及合理的利用,正是这个在空间设计的动线安排上的巧思,正如同进入到苏州园林的感觉,丰富与变化,曲折与伸展,在展览空间的安排上表现出了奇妙的分割,一切都难以预想。


未完待读,敬请关注明天的微信

公众号ID:chenartmuseum

敬请关注

用文化的步履
陈说平生的坚守

研究 | 交流 | 分享

陈履生美术馆 & 油灯博物馆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环湖北路88号花博园北大门东出口  雅集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