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获得联合国嘉奖后,这位苦逼会展人南下了

第一财经网2018-09-17 07:04:04

罗轶站在空荡荡的展馆中央,看着展台一点点搭建成型,灯光亮起,人群渐渐涌入又稀疏散去,华丽的展台被一块一块拆除,空荡荡的展馆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在会展业摸爬滚打十几年,罗轶体验了太多次这种从“亢奋到悲凉”的心里落差,十几年里,他曾“出市”创业,一心想做最好的会展公关活动策划公司,业务最好时一度要背着现金发工资;也曾“入市”回炉,在业内顶尖公司蜕变历练,直至登上联合国的嘉奖礼台。


从满心好奇到专业资深,罗轶说自己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苦逼会展人”。




初生牛犊不怕虎


1998年,大一新生罗轶凭借英语专业及性别优势(英文专业男生实在太少),获得了服务上海电视节的机会,这个英文略显生涩的男孩会时不时的摸出口袋里的文曲星,快速搜索与纪录片、电影电视相关的词汇,为展位里的人们讲解翻译。


华丽的舞台、穿梭的外国面孔让第一次参加展会的罗轶看花了眼,对于展会,罗轶有了第一印象:很漂亮,西装革履,有很多小礼品拿。


2002年,即将大四毕业的罗轶再次获得为APEC担任志愿者的机会,这一次,他在时任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李荣融带领下,与其他3位成员一起操办APEC中小企业技术交流暨展览会,筹办期间住宿在附近的五星级酒店,工卡还能免费参观东方明珠,只是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强度有点吃不消。


第一次参与见证一场展会的从无到有,罗轶对于展会有了新的理解:好吃,好玩,好累。


当毕业、有过两次会展经历、离家近这些元素凑到一起,罗轶成为彼时风头正劲的光大会展市场部的一员。


幸运的是,给领导擦了一个月桌子后,英文优秀、腿脚勤快的罗轶被推荐到上海钟表协会,光荣的成为光大会展的甲方,此后3年间,罗轶和团队其他5位成员一起负责组织筹办上海国际钟表展,从两眼一抹黑变成了钟表界的半个百事通,上海国际钟表展也成为国内各大同行展会中唯一的世界各大知名钟表集团悉数参展的展会。



3年,罗轶对会展再次有了新的认识:表面很光鲜,幕后太苦逼。


2005年,一波创业浪潮席卷中国大地,25岁的罗轶也决定辞职下海大干一场。彼时,一位儿时玩伴刚好从德国法兰克福学成归来,另一位玩伴也想脱离会展行业的苦海,三人一拍即合,成立”扬展公关活动策划有限公司”,办公地点即为罗轶父母家的阁楼,立项注册,3位主创人员风风火火走马上任。


“扬展”将目标直击大热的会展行业,主营业务即为各场会展从高校招募志愿者。3年的从业经验为罗轶积累了不少人脉,几乎在上海举办的每场展会都能见到“扬展”的志愿者,而每次给学生发钱也就成了罗轶最痛苦又最嘚瑟的事情:


“很多学生都是来自浦东的学校,那个时候每个周一都要背着几万块钱去给他们发工资,早上6点起床,先坐43路到漕河路地铁站,一号线换二号线到张江,然后再换公交车,单程坐车就要2个多小时,但是打开背包给大家发钱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回忆起当年发工资的场景,罗轶激动的用指尖敲起了面前的咖啡杯。

不过老话说得好,尽量不要和发小做生意。很快,3人便因理念不和产生矛盾,本着友谊第一赚钱第二的原则,“扬展”公司被友谊宣判暂时关闭,3位“愣头青”重回职场,回炉改造。


回炉


葛敏军,罗轶职场的贵人兼伯乐,创业失败赋闲在家的当口,葛敏军领命担任中新会展(上海)有限公司一把手,急需招兵买马的他想到了曾在光大市场部为自己当助理的罗轶。


“中新啊,隶属于新加坡笔克集团PICO,笔克在我们会展界是像神一样的存在,如果有机会进入这样的公司,那真是太幸运。我连工资都没问,直接就说我愿意去。”




2006年4月24日,罗轶正式回归会展业,自此踏上了“苦逼会展人”的不归路。


上班第一天,出差;


每年都要去泰国出差,却从没机会享受阳光沙滩,“唯一一次,泳裤都换好了,刚冲到海边,一个电话打过来,只好爬回酒店换上西装去见客户”;


空中飞人是生活常态;


……


自认为在会展业能独当一面的罗轶却惨遭新加坡同事当头棒喝:你们不专业!


抱着满腹不屑与不解,罗轶于2007年4月被派驻新加坡筹办一场2000多人的医药界会议,这是一个他需要单枪匹马完成的战役,也是他饱受“地狱般折磨”的战役。


“每天早上9点上班,晚上最早10点下班,周末至少有一天在加班,全英文的环境很容易让你紧张,第一次拜访参展商前夜我紧张到在家背诵写好的sales talk……”


6个月,罗轶成功完成所有展位的销售工作,新加坡同事做事的认真、流程和操作方式的细致,也让他开始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不够专业,“新加坡同事每次做现场都会背个双肩包,把之前和参展商确认过的邮件资料全部打印出来,现场遇到问题立刻调出来查看,这在当时的国内同行里是很难见到的。”


2007年11月底项目结案,就在大家计划去哪里庆功放松时,罗轶却接到CEO的紧急通知,需要他11月30号紧急飞回上海,一场即将于一周后开展的项目急需他“救火”。


站在上海展会现场,一句“你们这个做的不专业啊”让罗轶瞬间惊醒,他发现自己开窍了。


此后的故事当然就是成功人士的顺风顺水,罗轶开始负责更有挑战度的工作,比如代表公司与全球三大AMC公司之一谈判并达成战略合作,比如成功竞标拿下世博城市最佳实践区支撑团队机会,用4个人的团队完成对接全球33个城市在上海世博会的参展谈判和布展协调。


要说最风光的,自然是罗轶在2010年担任上海世博会联合国馆运营负责人的那段日子,184天里,尽管每天早8点晚11点的节奏有点让人疲惫不堪,但是接待近百位国家、国际领导人的经历也让罗轶面对大场面临危不惧,只是彼时刚谈恋爱的他好像没有跟女朋友说清楚自己的工作内容,导致人家对外只能介绍他是“带人逛公园的”,不过可没有多少“带人逛公园”的人能因为表色出色拿到联合国的嘉奖证书的。


南下


作为一名会展人,能做到被联合国颁发嘉奖证书者实数罕见,所以当罗轶拨开纷至沓来的来自各方机构邀请加入的机会,对家人说他打算南下福建,到厦门一家公司试试时,一家人都愕然了。


“上海是没工作了吗?”身为大学教师的罗妈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来表达内心的愤怒与不解。


罗轶选择加入的是福建佰翔传媒有限公司,隶属于厦门翔业集团,集团旗下涵盖了机场、酒店、物流、传媒等多个领域的业务。




面对家人的质疑,罗轶有他自己的打算:“之前我一直在会展领域,现在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领域,感觉路越走越宽了,也想试试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和潜力,之前我最多是带20几人的团队,现在要带100多人,我想看看自己能把这个团队带到什么程度”

2014年5月,罗轶和太太正式南下,告别生活了30几年的大上海,选择在厦门“偏安一隅”。


每天他会在机场外的绿地上溜溜家里酷爱空姐的古牧Mary,厦门婚博会和户外旅游展也在他的张罗下开展的有声有色,全球大热的健康跑被引进了福建的秀美山村,他和团队策划发起的“中国最美乡村越野跑”已经跑完了第3站……


罗轶,这位“苦逼的会展人”在南下的日子里如鱼得水,应该可以踏实享受一阵“苦尽甘来”的日子了。